谋篇布局已十年 独角兽满帮下一步落子何处?

时间:2021-05-26 05:46 来源:投资者网 作者:佚名 阅读:746 原文链接:点击获取

《思维财经》剑安南

A、商业竞争厮杀到最后只会留下一片废墟。

今年5月初,交通运输新业态协同监管部际联席会议8家成员单位对满帮、高德、嘀嗒出行、货拉拉等10家交通运输新业态平台公司进行联合约谈,原本厮杀激烈的同城货运如今颇有偃旗息鼓,各自回营的架势。

B、5月11日,据CNBC报道,中国卡车物流平台满帮集团可能会在本周向纽交所正式递交IPO申请,拟融资15亿美元,估值最高或达到300亿美元。

满帮是何方神圣,如何能撑起两百多亿美元的估值?

1。 握手言欢:满帮的成立

满帮集团成立于2017年11月,由江苏满运软件科技有限公司(运满满)与贵阳货车帮科技有限公司(货车帮)合并而来。

聚沙成塔的货车帮

贵阳货车帮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4年3月,而货车帮团队早在2010年就开始发展货主会员,货车帮也是中国最早通过互联网解决车找货、货找车的车货匹配平台。

线下,货车帮通过在物理结点开店等方式进行车货匹配。货车帮CEO唐天广称:“从2010年到2013年,在没有任何资本借助下,我们在全国开了100多个门店,一边通过开店销售行车记录仪、导航仪等电子产品养活团队,一边不断尝试车货匹配的各种可能性。”

线上,货车帮建立物流QQ群、网页、APP等,方便货主发货源信息,互荐车辆。而在那个互联网还未兴起的年代,“开始做车货匹配这件事的时候,简直是一片荒芜,我们面对的用户群体完全没有被互联网化,更不要说移动互联网化。就像在沙漠里面建一个拉斯维加斯。”所幸功夫不负有心人,至2011年9月,货车帮已经积累的6000多种子用户。2016年5月,货车帮终于开始了第一个车后市场的变现业务:在ETC业务上给司机提供金融服务。货车司机可以通过ETC白条产品贷款过路费,之后还贷,货车帮赚取中间产生的息差。

到了2017年,货车帮完成B3轮5600万美元融资,累计融资超过4亿美元,货车帮也成了这个行业的第一只也是唯一一只“独角兽”。

异军突起的运满满

相较于货车帮,运满满的发展则顺利得多。

运满满的创始人张晖出身阿里巴巴,与滴滴出行的投资人王刚相识。2011年,百万身价的张晖从阿里巴巴辞职,在家过了两年闲云野鹤生活后开始创业。2013 年年底,在看到物流行业存在的信息不对称、空驶率高等诸多痛点后,张晖瞄准了货运行业,并且仅用了两个月的时间就带领团队研发出面向卡车司机和物流公司的运力调度软件——运满满。

产品出来后,张晖立马着手拓展市场。一个月的时间,张晖转了全国30多条省级公路,50多个配货市场。后来,张晖发现在货运市场上,自己带团队地推收效甚微,客户更容易信任以前的熟面孔,中介、黄牛不仅可以起到信用背书的作用,还有助于压低价格。于是,他与成都、武汉等全国的货源中介和配送中心合作,当月就引进超过100万个货源、车主信息。到了2016年底,张晖的地推团队已经搞定全国200多个城市的物流中心,形成近到南京、远至西藏的全国运输网,用户数量超过500万,日成交量达到10万,占据全国70%的市场份额。

传言上市的满帮

因竞争货源、司机,货车帮与运满满两家公司争得头破血流。据搜狐新闻报道,货车帮状告运满满骚扰、辱骂其用户,运满满举报货车帮非法入侵自己的系统并窃取货源信息,双方你来我往,互不相让,可是双方又势均力敌,再僵持下去只会两败俱伤。

最终两方在投资人王刚的撮合下握手言和,成立了满帮集团,并且两家创始团队一起保留。新公司由王刚担任集团公司董事长兼CEO,运满满CEO张晖和货车帮CEO罗鹏出任新集团联席总裁。运满满与货车帮合并成满帮集团后,首次融资就获得了软银、谷歌Capital、腾讯、红杉资本等知名投资机构19亿美元投资。据彭博社报道,2019年,满帮集团营收约为22亿元,净亏损约为7.35亿元;2020年该公司营收同比增长13%至25亿元,利润约为1.35亿元,扭亏为盈。

2019年9月,满帮集团CFO张远声在外媒采访中曾透露,由于公司的财务状况向好,满帮集团正考虑IPO,不过尚未确定最后的时间表。2020年有消息称,满帮或将于明年IPO,而最新一轮17美元融资或是上市前最后一轮融资。2月26日,又有消传言满帮集团已秘密提交了美股IPO申请,该公司本次上市的辅导机构为摩根士丹利。不过满帮当时回应称并没有具体的IPO计划,相关报道是不准确、不完整和具有误导性的。

5月11日,据CNBC报道,中国卡车物流平台满帮集团可能会在本周向纽交所正式递交IPO申请,拟融资15亿美元,估值最高或达到300亿美元。对此,思维财经已发函问询,但公司方面未能给出回应。

2。 步步为营:满帮的打算

满帮战略合并之后可谓一路势如破竹。其目标是打造一个涵盖卡车全生命周期、物流全产业链的生态平台,如今正朝着这个目标不断迈进。2018年,满帮集团董事长兼CEO王刚曾透露,满帮公司已经设立九大事业群:交易事业群、会员事业群、自营事业群、车后事业群、金融事业群、物流地产事业群、能源事业群、无人驾驶事业群与满帮国际。

称霸干线物流

满帮其商业本质是轻资产的第三方物流模式,通过大数据的智能推荐帮助司机及货主快速完成运输交易。满帮自合并之后便跃居行业第一,如今已经拿下90%干线物流市场份额。为了引领物流行业的科技发展,满帮还战略投资全球无人重卡领军企业智加科技,持续赋能重卡的智能化改造,推进无人重卡的商业落地。截至2020年底,满帮平台认证司机数超过1000万,认证货主数超过500万,服务范围覆盖超339个城市,年度撮合成交规模达到7000亿元,覆盖线路数量超过11万条。

满帮集团副总裁称,借助互联网、大数据及人工智能技术,满帮改变了传统物流行业“小、乱、散、差”的现状。满帮的出现的确在一定程度上方便了货运交易,但他的说法夸大了满帮对物流行业的影响,而且也因为满帮的出现催生出了其他问题。比如说为了自身利益,满帮垄断货运信息、恶意压低运价、随意上涨会员费等。这些行为无疑涉嫌侵害从业人员合法权益。货主怨声载道,去各大平台投诉,仅仅在黑猫投诉一个平台上,运满满的相关投诉就有了六百多条,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服务费过高、虚假宣传、未尝退还定金、交易终止后平台拒绝退还服务费等。

(以下图片来源:黑猫平台)

图1虚假宣传

图2未尝退还定金

图3未尝退还服务费

最终2021年5月14日,交通运输部等交通运输新业态协同监管部际联席会议8家成员单位对满帮等10家交通运输平台公司进行约谈,要求各平台公司认真落实企业主体责任,立即开展整改。满帮很快回应整改,但后续如何仍需继续关注。

布局全球货运

2019年11月8日,满帮集团宣布战略投资巴西车货匹配平台TruckPad,并通过其运营经验和技术支持助推TruckPad在拉美地区的快速发展。满帮集团CEO张晖表示,“TruckPad及其创始团队拥有丰富的物流经验、开放创新的理念,和深刻的本土洞察,将带领平台实现更大发展,进而推动巴西乃至整个拉美地区物流科技化进程。国际化是满帮发展版图中极为重要的一部分,我们将保持对快速及新兴发展市场的关注,继续投资利用科技赋能物流创新的项目,引领全球物流行业的变革。”

进军同城货运

2020年8月份,满帮收购了同城货运领域的省省回头车,三个月后,满帮完成17亿美金融资,并大举进军同城货运市场,这样既能寻找新的业务增量,又可以打开C端市场,提升用户规模。面向C端的货运服务通常是搬家或转卖大型二手物品。据《2020-2026年中国同城货运行业全景调研及投资前景预测报告》显示,中国同城货运的TOP10市场占有率仅有3.5%,但是据统计2020年国内只面向C端的搬家公司就已经达到2万余家,可见同城货运前景广阔,但要守住C端市场绝非易事。相比于B端业务,用户需要货运的频次低,而且迁移成本几乎为零。一般领完新用户补贴后,下一次用户会选择其他平台继续享有新用户补贴。满帮想要从中脱颖而出不仅要降低物流成本、提高配送时效、实时跟踪货品位置、货款准确跟踪,还要有配套的售后平台系统、APP、扫码系统、客户管理系统等。

从2011年进入货运行业,到2021年频传赴美上市,满帮一步步建造起自己的商业大厦,独角兽满帮下一步落子何处,让我们拭目以待。《思维财经》出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