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学者谈巴基斯坦爆炸事故 印度阿富汗扮演这些角色

时间:2021-07-16 11:55 来源:观察者网 作者:佚名 阅读:554 原文链接:点击获取

巴基斯坦时间7月14日,中企承建的达苏水电站项目出勤班车在赴施工现场途中遭遇爆炸。据悉,目前事故已造成至少12人死亡,其中9名为中方人员。

7月15日,巴基斯坦信息部长法瓦德·乔杜里(Fawad Chaudhry)在其推特账号发文称,目前对“达苏”事件的初步调查已证实有爆炸物痕迹,不能排除与恐怖主义的相关性,巴基斯坦总理正亲自监督调查的一切进展,巴政府与中国大使馆正密切协调,致力于共同打击怖主义的威胁。

围绕该事故及当地局势,观察者网专访了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中国与南亚研究中心秘书长刘宗义。

[采访/观察者网 吴立群]

观察者网:针对这次的爆炸事故,巴基斯坦外交部目前的说法是因为机械故障导致气体泄露,进而引发爆炸。但其实外界也有一些猜测是恐袭。因为2021年以来,巴基斯坦确实发生过多起爆炸事故。今年四月,中国驻巴大使下榻的酒店也发生了爆炸,后来巴基斯坦塔利班组织(下文简称巴塔)宣称对此负责。您觉得,这次爆炸事故是恐袭的可能性大吗?

刘宗义:这个可能性是存在的,但现在下判断还为时过早。这个事情发生之后,我们一开始认为这是一起恐怖袭击事件,但是后来巴方外交部改口宣布,这是机械故障导致的一起交通意外事故,所以目前我们搞不清楚具体的情况,我们还是需要等最终的调查结果和相关领域专家的权威鉴定意见。

7月14日,巴基斯坦外交部官网发布的通告

观察者网:事故发生在巴基斯坦的开伯尔-普什图赫瓦省((Khyber Pakhtunkhwa Province),您能给我们介绍一下当地的情况吗?阿富汗局势的变动对当地带来了哪些影响?

刘宗义:它是普什图族人比较多的一个地区,原来巴基斯坦有一个联邦直辖部落地区(FATA),现在划入到了开伯尔-普什图赫瓦省。

这个地区平常形势就比较复杂,它靠近阿富汗,因此有不少阿富汗难民进入这个地区。由于阿富汗难民很多都是普什图族的,所以他们很多和当地人有亲属关系,联系非常紧密。在历史上,这一带也是阿富汗反抗苏联入侵的重要基地。

这个地方有“巴塔”的活动,“巴塔”和“阿塔”(阿富汗塔利班)不是一回事儿。并且据我所知,现在有一些“巴塔”势力已经被印度收买。

印度在巴基斯坦境内,收买了当地的一些恐怖主义组织或者反叛武装从而在巴基斯坦境内搞破坏。比如在俾路支省,也包括在开伯尔-普赫图赫瓦省。很多的武装组织、恐怖主义派别和印度调查分析局有千丝万缕的关联。

巴基斯坦官方一直指责阿富汗政府的情报部门和印度破坏中巴经济走廊的建设,巴基斯坦方面曾经出示过一些证据。特别是2018年11月中国驻卡拉奇总领事馆遇袭事件发生后,袭击事件的制造者“俾路支解放军”的头目正在印度境内的医院养病,后来这个人在阿富汗被杀掉灭口了。巴基斯坦方面曾逮捕过从伊朗入境的印方情报官员,也曾经公开出示过相关证据。

随着美国从阿富汗撤军,这个地区的局势应该是更加复杂,因为巴基斯坦对阿富汗、对“阿塔”的影响比较大。

印度对“阿塔”即将控制阿富汗的前景很担心。因为印度过去二十多年来,对塔利班一直是持一种坚决反对的态度。在今年之前,印度几乎没有跟塔利班接触过,他完全是支持阿富汗政府、反对塔利班。当然现在印度也开始和塔利班进行接触,来确保自己在阿富汗境内的利益。

但是从我自己的角度来看,我觉得印度除非确信塔利班能够消灭阿富汗现政府,否则他们还是会支持阿富汗现政府。最后通过阿富汗现政府和塔利班之间的和谈,来保障其在阿富汗的一些权益。

有媒体报道,印度政府向阿富汗现政府运送了大量武器装备。当然,这个消息我们也不知真假。因为现在阿富汗境内一些消息虚虚实实,真真假假,搞不清楚。

据印度新德里电视台报道,阿富汗驻印大使表示,若与塔利班谈判失败,或将寻求印度的军事援助。

观察者网:就在今年6月,巴基斯坦总理伊姆兰•汗刚刚视察过达苏水电站项目。这个项目对当地的发展有哪些影响?

刘宗义:这个项目不属于中巴经济走廊的项目,它主要是世界银行贷款,然后巴基斯坦把这个项目承包给我们中国公司来做的这么一个合作项目。实际上是多方合作的一个典范。

因为巴基斯坦能源比较缺乏,所以我们中巴经济走廊的前期项目主要集中在能源、基础设施建设领域。经过这几年的建设,巴基斯坦能源短缺的状况得到了明显的改观。

但还有另外一个问题,过去几年我们建设的这些比较大型的能源项目以煤电居多,而巴基斯坦境内的煤矿资源其实煤质不是太好,所以有些煤电项目需要从国外进口煤炭。巴基斯坦方面对这个问题还是比较敏感的。

而水电属于清洁能源,巴方是很欢迎的。在中巴经济走廊中,我们三峡集团建设的卡洛特水电站是优先实施的项目,这个水电项目是中巴合作的典范项目。对于巴基斯坦当地的经济社会发展,是非常有意义的。

伊姆兰·汗6月视察达苏水电站,图自《黎明报》

观察者网:近年来,中企在巴基斯坦有不少项目。眼下,随着区域形势的变化,尤其是阿富汗局势的变化,在巴中企面临着怎样的安全形势?

刘宗义:过去一年多,我们中国企业在巴基斯坦面临的困难还是比较大的,为什么?因为面临疫情。新冠疫情对于中巴经济走廊的推进,还有中国企业、中国项目在巴基斯坦当地的进展是影响很大的。

但是我们中国企业在疫情防控方面做了很多工作,执行的标准很严格。我们的企业是两手抓、两手硬,一方面是防控疫情,然后在防护疫情的同时,尽量不延误相关项目,在这些方面我们做的还是非常好的。

再一个问题就是面临的这种安全局势,从2014年到2019年,巴基斯坦境内的这种恐袭,它从数量上来看是在下降的,但是到了2020年之后,形势有了变化。2020年之后发生了几起比较严重的恐袭,主要就发生在我刚才提到的俾路支、开伯尔-普赫图赫瓦省,在东部比如信德也有,但是相对要少很多。

实际上是安全形势恶化了,对我们中国企业而言,确实是一个挑战,我们需要在安全方面更加提高警惕。

在建设中巴经济走廊的过程当中,因为我们这些项目巴基斯坦方面非常重视,所以他们成立了一个特殊的武装力量,也就是一支1.5万人的安全部队,专门保护我们中巴经济走廊的项目。

基本上我们中国在巴基斯坦的这些项目,特别是中巴经济走廊项目,是在重兵保护之下开展建设的。我们中方人员没有特殊情况,一般不会允许外出。如果外出的话,也是有巴方安保人员保护。

这一方面确实提高了我们在当地的安全,但也造成了一个问题,就是陷入一种“防御性安保”的困境,就是说与当地老百姓之间缺乏沟通和交流。所以我们也提出过,这种局面是不可持续的,我们应该想办法来改变这种局面,让当地老百姓真正能够认识到中巴经济走廊项目对他们的好处。

而且我们确实也给当地老百姓创造了收益,特别是创造了大量的就业岗位。我看到最近的一个数字是这些工程项目给当地创造了7.5万人的就业岗位。今后,我们的安保观念需要更新,我们需要寻找更好的安保模式。

现在,随着美国从阿富汗撤离,阿富汗当地的局势可能会更加混乱。这对于中巴经济走廊上的项目建设,可能会产生一些影响。因为如果阿富汗境内局势混乱下去,它可能会成为“伊斯兰国”、“东突”等恐怖组织的温床。这对于中国在巴基斯坦境内、以及周边国家开展项目是非常不利的。

这一点也让巴基斯坦政府压力很大,他们还得继续坚决地把反恐执行下去。2014年他们在北部地区搞了一个“利剑行动”,从那之后恐怖主义活动确实明显下降。但也正如我讲的,2020年之后恐怖主义又开始抬头,所以这种行动可能还得继续进行。

从更深层次讲,如何推进“去极端化”,是巴基斯坦政府面临的一大考验。一个伊斯兰国家如果要实现社会和经济发展的现代化,“去极端化”和宗教的现代化改革是必不可少的。